死亡之旅——老挝磨丁黄金城赌场亲历

2019-07-30 20:23:00
hjcadmin
原创
58
到了赌场,已经是晚上11点左右了,我们先被安排进了客房。需要说的是,酒店门口,一排排的站满了穿着清凉的小妹,都拿着自己的名片见人就发,期间也不乏略有姿色的女子。  他这里赔的筹码,不在是我们铺的内种码,铺的时候是贵宾码,赔的时候是现金码,而现金码不可以直接用来铺,必须通过洗码才行,1W1洗,这里赌场就会抽头了,洗码是抽5%,也就是说洗1次,抽500,我那次在里面一共洗了也有300W吧,也就是说让赌场从我一个人身上就单洗码已经赚取了15W了。  房间是一人一个家,房间说是酒店,内部也真是简单的可怜,顶多就算个招待所吧,回到房间,我脑海里开始幻想起了赢钱后的那种感觉,同时也想着刚才门口的那些小妹们。  胖子走后,我又挑了张8W的台子坐下,说实话厅里头估计得有千数来人,可是8W的台子旁真就没人,看了一下牌路,两把庄一把闲,说实话真不好铺,但是荷手和旁边的工作人员看着我来了以后马上就开始动弹了,所以我也就铺开了。  我选了张1W的台,看了看露珠,已经连开了4把闲了,我就感觉会出长闲了,面子不错,于是立即铺了个5000的闲,发牌,庄开7点,我一看,心已经凉半截了,闲家看牌的是我,我一翻两个4边,比较有压力,但是能吹掉一个就包赢了,身边的人都是“吹、吹”的叫喊着,最后牌面,一个9,一个10,一枪搞定,5000到手了。  庄家增牌的时候,胖子拿手不停的拍着桌子,然后大声的喊着“公、公、公”的,结果荷手开牌是个3,这的就是,庄6点,闲3点,胖子输了。  在磨憨口岸,霞姐电联了一个人,可能就是所谓的“蛇头”,让换乘了几个小斗斗车,然后就开始了我一生中第一次的偷渡生涯。小车辆进入山路,穿梭在树林之中,树林中遍地开着美丽的花朵,那里的山不像我们这的山都是光秃秃的,那的山就是正宗的南方的山,满山的树木,进去就根本看不见人了,我们欣赏着美丽的景色,丝毫没有意识到已经离地狱越来越近  具体当时的牌路是如何的,我也忘记了,只是记得第一天的情况是赢了12W多,中午饭都没吃,下午玩完把码存了,身上留着个几百的散钱,然后就回房间了,紧接着就又是发生了最初来时候的发名片的那一幕,名片的背后都统一的印着“祝君逢赌必赢”之类的话。  我们进入1号厅,里面有1W的3张台,4W的1张,8W的1张。(最低筹码是10%,同理1W的台子最低筹码就是1000元)  有了这两把不到3分钟赚1W,我心想,今天手风真是太好了,想起了昨夜的阿丽“祝老板逢赌必赢”,我觉得今天赢够10W就收手,再找阿丽玩玩去。  阿丽进房间后,随便寒暄几句,就去洗澡了,此时的我躺在床上,早就已经心潮澎湃,内心涌动,身体局部地区也略有充血趋势了。  2008年的一天,一个在社会上耍认识的朋友联系我出去玩玩,说去老挝赌场,不需要本钱,机票有人管,去了赢两个钱就回来了。  牌局要开始了,虽然死的快,但赢的也快,只要猛推,不是马上跪,就是获胜。荷手开始发牌了,庄闲各两张牌,闲家的用铲子递给了旁边个女人,庄家的两张牌用铲子递给了我,我先不看牌,等老女人先看,老女人开始看牌,只见她取过一张牌,捏住牌角,看了一点就放下了,估计是张公。然后看第二张牌,捏住牌角,慢慢的翻,看牌很投入,赌的很专心,一点点的看进去,我估计麻烦了,可能是张四边,老女人看这么慢就是希望吹个9出来,这张牌看了半天,一打开,一张牌是公,另一张牌居然线啊,边上的中年人一看是个9点,赶紧喊:好,中了,9点,嘴咧的快到耳朵根了都。  3分钟进1W后,我自然就膨胀了,想换张台子,于是收起小篮,四下走动,到处看了看,在这要和大家说一下,赌场里边的空调24小时转,而且空气中不知道漂浮着一种什么东西,让里面的人闻着就清醒,好像呆3天3夜不会瞌睡一样。  躺在床上,打开电视,说真的,这个地方离国境线也就是三二公里,所有的东西都跟国内一样,唯独这个电视,居然TMD能收到频道,无聊的我随便看了看,就听见诱人的门铃声想起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 去年,我曾经去过一次老挝赌场,那段经历至今让我不能遗忘,亲眼目睹身边的人手指甲被活生生的用手钳子拔出来,两个男人在自己的JJ上抹上辣椒然后互相吹,直到吹出来为止;等等还有很多。  我又找了一张4W的台子,看见一个胖子跟前摆着至少20W的筹码,正咧的大嘴跟身边的人在笑,我心想这是闹下钱了,看看人家吧,也粘点光。  第一天赢了12W,第二天我到了厅里找到前一天帮我存码的后生,点足42W的码,听见旁边喊着“开公收钱”的叫喊声,我走了过去,看了看路珠,路子比较乱,庄闲都是一两口就跳一下的,其实也好摆,逆着路子买就行了,赢就继续,输就加注,总要赔回来的。  回到房间后,继续拨打电话,当然已经不是昨天的那个慧琳了,是另一种比较喜欢的类型,肉顿顿的内种感觉,何洁的感觉知道哇?  对了,到了酒店后,霞姐还领我们去换了一次筹码,我告诉她我带着3W现金,她告诉我说里面还可以签单,我说我去取钱吧,她说“这取钱太麻烦,你先直接签单吧,一样可以玩”,于是我就签了一个30W的单子,身份证也早就不在我手里了。(当时签单的时候,我根本不知道身份证已经给了赌场,身份证是之前我给了霞姐的,而就在签单的时候,身份证也从霞姐的手里转出去了)  洗完澡出来后,我去找内个和我一起来的朋友,暂时叫他“中”吧,我去敲中的房门,发现紧闭,里边干啥自然可想而知了,于是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找到了那个46号的名片,拨打了电话。  拿上筹码后,我们才又回到房间洗澡的,然后才发生了后来的阿丽故事,不好意思,随写随发,顺序错了,大家担待。  2008年10月12号上午11点,我和内个朋友一起等上了飞往昆明的航班,到达美丽的春城后,稍坐停留,下午大概四点多的样子,我又飞往了美丽的西双版纳,噩梦即将开始。  先铺的个2W买闲,中了,高兴的就是笑了,接着又是2W,一连9把闲,胖子一直在赢,我看着都觉得美,一直想铺,但又怕风向突然转下去,于是就一直看着,胖子的筹码越来越多了,嘴也越来越大了,跟着胖子铺的人都高兴的“谢谢胖哥”,胖子抽的中华,喝的红牛(里面的饮料只有红牛,免费向所有顾客提供)  走了大概1个多小时后,我们到达了位于老挝境内的磨丁黄金城赌场——一个外表美丽无比,而实质上却让人胆寒的地方。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黄金城
Email: 1586171493@qq.com
QQ: 1586171493